[暴走內容有,請斟酌服用哩~ 揪瞇~]


早上讀到了小淇小妹妹轉貼出來的
吳念真導演發表於這週財訊雜誌的〈平平攏是人〉(http://monthly.wealth.com.tw/index2.aspx?f=521&id=1530&p=1)

吳導這篇沒有什麼火爆憤慨文句的文章,讀完卻讓我一直想起
他所執導的電影《多桑》末段,他因矽肺病而長期受困於醫院的多桑
打開醫院病房窗戶,準備一躍而下、了結一切時,回頭瞪視病房,無聲無奈又憤怒的眼神,
還有,處於那種沒有選擇可以選擇的窮地的悲哀憤怒和絕望。

而偏偏這種 沒有選擇可以選擇的窮地的悲哀憤怒和絕望 現在還是到處都看得見。


然後,過沒幾個小時,就看到 有網友或讀者
以「(吳導)不要忘記自己賺了多少錢」、「台灣歐吉桑的缺乏耐心與寬容」、
「平平都是人 生死 跟命運 是掌握 在自己的手上,看要當礦工還是要當軍人都自己決定」對於該篇文章作出評論。


我不太懂。
為什麼吳導賺很多錢,他就不能或沒有資格幫那些沒有辦法像他一樣賺那麼多錢、也沒有18趴可以領的人說話?

從Benjamin Franklin及受其影響的Max Weber所提出的「基督新教倫理」來看,
好的清教徒就是要用正道賺錢、盡她/他的能力去賺錢去累積財富,
賺來的錢,除了應讓自己和家人過均衡協調的生活之外,
還應當用這些財富去協助比他弱勢的人,要這樣賺錢和用錢,才是榮耀上帝的行止;

更何況,居於社經弱勢地位的人們,
她/他們能夠發聲的管道,甚至 即使幸運取得發聲管道後,
她/他們發聲的影響力、能被社會大眾聽見的力道,極有可能是 遠遠不及於這些成功累積資產、名聲而位於檯面上的人物,

那麼、這些有錢有勢有檯面的人,又為什麼不可以出來替她/他們說話、作為傳達她/他們所處窘境的傳聲筒?
這不反而是 這些有錢有勢有檯面的人 更應該要做的事情嗎?
── 又:這並不表示 沒有必要去培力社經弱勢地位群眾 獨立/獨力發聲能力。這是另一議題,於此暫擱置不論。──


至於,那句 為什麼不選擇去當軍人或考公務員或考法官...
啊不就跟你自己說過的 「現實就是這麼的殘酷」一樣!?

有些人就是投胎投對了還是生對了時辰還是什麼未可知的原因,
所以她/他家是供得起她/他 可以想唸大學就去唸大學、想唸藝術就去唸藝術、
公務員慢慢考、研究所論文慢慢寫沒關係、想要出國深造還是自己創業 家裡也可以繼續供應支援;

但有些人就是這麼衰小,
中學大學就要半工半讀、要趕快去兼差輪值大夜班填補家裡費用、
想考研究所也不能考,因為要趕快去找工作賺錢還學貸、或是替家裡還債,
工作也沒有在讓妳/你挑的啦、有就趕快去工作去搶錢!

現實就是會這麼殘酷。

尤其在社福制度還未健全、無形的階級意識又還如此潛伏的這個島國,
現實就是會這麼殘酷,殘酷到讓妳/你連選擇的機會都沒有。

還在那邊為什麼不選擇去當軍人或當公務員,選擇恁老木啦!!!



然後,對於「台灣歐吉桑的缺乏耐心與寬容」這句.............

我只能說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妳/你他媽佔盡便宜還要人家寬容妳/你個什麼鬼?

當全天下人都是釋迦牟尼嗎!?




我不知道說出這些話的人裡面,
有多少人是曾經讀過 村上春樹於受領耶路撒冷文學獎時,
那篇〈總是和雞蛋站在同一邊 Always on the side of the egg〉講稿,
而曾經大感認同而推荐或是按過讚的。

而在她/他們說出了 為什麼不選擇當軍人而要去當礦工 這樣的話的時候,
她/他們 不就已經做出了棄雞蛋於不顧,而甘願與壓迫的高牆同在的行為了嗎?

創作者介紹

ON YOUR MARK

akiyam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