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Together 不會 Forever,
而是會 INVINCIBLE。」

─ FROM: 閃靈‧林昶佐/Freddy Lim



昨晚讀書會結束、大家一起晚餐時,
聊著聊著,熊伯提起在2007年末到2008年舊曆新年期間,
由於身體狀況惡劣,自己一個人躲到北投山上旅館休養、一個人過春節的往事;

據當事人熊伯回憶表示,
當時除了身體狀況差,家人也都尚在國外、無法趕回台灣,
他在心理上也陷入極憂鬱沮喪的狀態,
然而,兩位好友卻及時打了電話找他,
其中一位友人,甚至疾言厲色地要求熊伯,
以後每天都要主動來電,這樣、如果出了什麼意外,
他也才能立刻應變、找人幫忙;

熊伯說,他的(心情)狀況
也是在這兩位好友的電話以後,開始有些好轉,
說著說著,熊伯跟著露出那種 讓人很想拍拍他的頭的表情… (喂!?)


一邊吃麵一邊聽的我,除了熊熊想起
Angela Aki“THIS LOVE”這首單曲內,所寫的那句:

「為友情所救、因而能想像著未來  友情に救われたり、未来を想像したり」

也忍不住想起,重考研究所那年(2006下半年─2007年5月),
最後倒數階段時,對我來說,根本是近乎奇蹟大逆轉的往事──

當時大概是12月中旬,
某天傍晚阿母順道送我去車站、準備去補習班的路上,
我眼淚就突然飆出來,接著就是眼淚流不完也停不下來,
然後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哭什麼的狀況… 囧

不過,我還是去了補習班。

很幸運地,那天坐的位置是靠近樑柱遮蔽物的隱蔽一人座。
然後,那天晚上就不斷重複上演
邊聽台上高晉複習單一性同一性、邊在講義上寫筆記,
一邊眼淚隨時都會莫名決堤掉不完,右手邊抄筆記,左手還要邊抓著面紙,
隨時避免講義和筆記被眼淚打到的愚蠢場面 囧rz
本來以為這種毫無理由的惡劣情形,
大概一個晚上過了以後,就沒什麼問題了,
結果、好好睡了一覺,隔天早上醒來後的狀況,反而更糟,
變成不管是哪一科的講義、教科書還是參考資料,
只要我一翻開,眼淚就會立馬開始掉不停 這樣。
連去補習聽廖毅充滿冷笑話內容的民法複習課程,
我也能聽到邊流淚邊抄筆記、把隔壁同學嚇得要死 這樣…… OTL

那整個禮拜,
每天都過著眼淚流太多、頭痛到不行,
面紙消耗量又兇又迅速的狼狽日子。

一個禮拜後,這種隨時會飆淚的症狀,
雖然隨著陰雨天氣的結束,還有,
小終考完期末考回台北一起上課,而好轉了一點,
但為了以防萬一,每天去補習之前,我會先轉去租書店借漫畫,
別人的講義下,大多是壓著筆記本或補充活頁紙,
我的講義下,除了壓著筆記紙和文具之外,
還會壓著一本《光速蒙面俠》或《銀魂》單行本,
每當飆淚症狀要起來時,就抽一段單行本段落來看、轉移注意力。


這樣不穩定的狀態,一路延續到了12月下旬,
某天,msn還是手機簡訊收到了 智庫寄來的吃尾牙通知 ──
在2004年年初,
冷得要死的淡水山上,簽了智庫入會名單以後,
我想,很小一部分的原因 是在於當時和大家分屬不同學校,
另外很大一部分──應該有破九趴…… OTL──的原因 則在於,
當時自己彆扭、膽小,大概還有一點(?)自卑的個性的緣故,
我並沒有很積極地去參加這個社團的活動、認識這個社團內的成員,
也沒有很積極地去理解或認識 這個社團嘗試進行的許多事情。
但是,每年都還是會收到尾牙通知 ──

當時看著訊息,猶豫了很久,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去參加。

尤其,想到自己是報考了一堆學校,結果一路落榜,
還準備重考準備得這麼狼狽難堪 的 這樣一個人,
而發了這封訊息,來找大家去吃尾牙的這個社團的成員,
大家好像都是很威很能幹、唸書又唸很好 的 這樣一群人,這件事
就實在很想裝死、假裝沒收到通知。

結果,到了尾牙日當天,還是被阿母、阿爸逼出門去三重吃尾牙。

然後,當天尾牙結束以後,
和黃崇祐還是張阿翔搭好心阿伯便車,
回台北車站的途中,我一路上幾乎都沒有開口講話 ──

我實在超怕再開口講話,下巴會整組脫臼壞了了。

和大家一起吃尾牙時,根本是重頭笑到尾,
回家途中,下巴關節整個痛到靠北。

不過,心情反而很爽快、開心。

在那之後,由於去租書店已經去成了習慣,
每次補習前後,還是會轉去租書店租漫畫、租的也還是那兩部作品。
不過,一直到了最後的最後,
在看到芝山大文法所的網頁榜單 那天以前,
我都沒再莫名其妙地對著講義或考古試題 眼淚流都流不完過。


過了很久以後,
到了今年年初又和大家一起吃尾牙時,
和宜卿學姐邊喝啤酒、邊聊天時,我才熊熊想起 ──

其實,從頭到尾,
一度差點變成小心眼又勢利得只會以個人的學位、地位
來評價他人的人,其實是 我;
否則,重考研究所的那年年底,
我也不會為了那些既無謂又小心眼的揣測、猜想,
而幾度猶豫、打算裝死沒收到尾牙通知 這樣;
所幸,那天、阿母、阿爸還是把我逼出了門,
而智庫這個社團,也還是度量澎湃地
沒有不要我這個個性糟糕,而且、好像還常常找人麻煩的人 (哭) ──

626那天,
又濕又冷地跟大家在北車二樓吃飯時,也同樣莫名地想起了這件事。

而在回想起這件事情的過程中,
除了對於大家的感謝之外,也才重新意識到自己的粗心之處──
當時,一樣準備研究所考試、準備得既辛苦又痛苦的人,
明明就不只是我而已,還有 Lea和小終,
然而,我卻只一昧專注在自己的問題上,
而沒去考量、顧慮到身邊的友人,
甚至是,一直在旁邊看得既緊張又著急地我家阿母、阿爸。

不過,一直到昨晚讀書會晚餐時,
才有種一定要把這件事情好好寫下來、好好向大家道謝的衝動。 :-)

謝謝大家。:-)


而其他難以用文字言語表達的,就交給 吳志寧滅火器 吧!






 











又:
我想,我會這麼喜歡那天 拍的這張相片 ── 可惜沒有全員入鏡 /_______\ ──

SANY2889.JPG 


也是因為前述落落長的那麼多原因的關係。

創作者介紹

ON YOUR MARK

akiyam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