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上帝與奧許維茲不能合一。
Gott und Auschwitz lassen sich nicht vereinigen.」
─ 卡爾‧提奧多‧雅斯培  Karl Theodor Jaspers

「人必須在正義與不正義間選一邊站。人只能夠為了正義而奮鬥。
正義,是不可能靠著與不正義的妥協而維持的。」
─ 首都大學 鄭逸哲老師 就前開文句的解釋。



中午吃飯時,
跟阿母聊起,週日下午在橋頭拜拜完以後,一時暴衝,
在阿翔轉貼到Killing牧羊童牆上的你水管連結,爆字數留言的事…
卡爾‧雅斯培與他妻子的這則故事,
我阿母每年都要很無奈地 不是聽我就是聽我阿爸,
像跳針一樣地重講至少二到三遍,
不過,這次、她聽完以後,
卻是難得露出要給我加分的表情,
問說:怎麼沒把那段留言寫到自己的Blog去 (羞)

於是,就整理過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或許,有許多大人(?)會好意勸說:
「如果不懂得攀附權勢、趨炎附勢,
妳/你又有什麼資本/後盾,能夠實踐自己的理想?」
那麼,我們也可以用一個極端的例子,來檢驗這句話的正確性──

二次大戰後,以提出
罪責論(The Question of German Guilt)而留名於世的
德國哲學家(存在主義)卡爾‧提奧多‧雅斯培(Karl Theodor Jaspers),他的妻子是位擁有尤太血緣的德國籍人士。

二次大戰期間,
Jaspers因堅持不肯與妻子離緣、將她送交(所謂的)法辦,
遭到任教大學予以提早退休處分、受到當時學界及出版界的打壓封殺,
最後,他更為了保全妻子的性命,帶著她一路逃亡、躲避蓋世太保的追捕,
1945年3月,夫妻二人受困於海德堡、行將服毒自盡的絕望之際,
聯軍猶如疾風般地反攻進入海德堡,
上帝或未可知的力量為Jaspers夫妻二人的命運,演出了奇蹟般的大逆轉;

二次大戰終結以後,
Karl Jaspers於回顧納粹德國時期個人及其家人所經歷的悽苦回憶,
以及,納粹政權的殘暴作為時,說出了:

「上帝與奧許維茲不能合一/
Gott und Auschwitz lassen sich nicht vereinigen.」

(奧許維茲,是二次大戰時期最大的猶太集中營之一)這句名句。

而這句話的實在意涵,即是:

「人必須在正義與不正義之間選一邊站。人只能夠為了正義而奮鬥。
正義,是不可能靠著與不正義的妥協而維持的。」



倘若,在蓋世太保前來叩門之時,
Karl Jaspers莫可奈何地聽命行事,
順從地依令交出自己結髮數年、流有尤太血緣的妻子,
那麼、他就能夠依附獲得納粹這個政權的庇蔭,
也就能夠繼續留在大學任教、著述,
向學生們講述傳佈他(所謂的)
個人存在之獨特性及自由性的「理念」及「理想」。

然而,
縱使他向學生描繪講述他的前開「理念」及「理想」的文句,
與他背叛妻子、將她交由蓋世太保帶走、讓她去送死以前的文句,
是一模一樣、無所變更改換的,

那也不會再是真正的理想了。

因為,他的理想,
在他將流有尤太血緣的妻子,
放捨讓蓋世太保帶走,而他獲得政權保護的那一瞬間起,
就已經被他自己給親手毀滅葬送,
往後、又何來的「理想」存在可言呢!?

Karl Jaspers並沒有選擇後者/假設的這種方法,
也因此在戰後,他能夠坦率誠懇而堅定地說出 前開那句名句,
並且直至死前都繼續為了他所信奉的理想/理念努力不懈。

承此,若是攀附權勢即意謂著背叛、毀滅自己的理念/理想時,
又如何能說 攀附權勢、趨炎附勢是為了儲備 實現理想的後盾或資本呢!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回想起來,
對於當年就讀大學部時,
阿爸在備課翻到Karl Jaspers和他妻子那段故事時,立馬說給我聽
還有,鄭逸哲老師不嫌學生資質駑鈍、詳細解說 Jaspers那句話的意涵,
這先後發生的兩件事,每次回想起來,都覺得是要好好感謝的事情。

當時,應該是大二要升上大三的時期,我也為了
「如果不懂得攀附權勢、趨炎附勢,
妳/你又有什麼資本/後盾,能夠實踐自己的理想?」

還有,法律人要客觀中立、不要輕易表明/涉入立場 這樣的說法,
感到困惑、懷疑自己是不是太過主觀,
而無法成為所謂好的法律人,甚至,自己根本是不應該來唸法律系的?

結果,就是 Karl Jaspers的那句名言,
還有,他和妻子的那段故事,
給了我答案。還有,一路走到這裡的動能。:-)


最後,還想再補充一點,
我個人自以為是或自我感覺良好的心得:

能夠堅持理想、為了理想而奮鬥,
確實是件很帥、很耀眼、超有GUTS的事情,
然而、同時,它卻也是相當艱難辛苦的事情,

在過程中,
會被人嚴厲苛刻地吐槽、質疑,
也可能會被人當成瘋子或笨蛋,
也常常要面對
質疑自己或恐懼或猶疑不定、難下決斷的艱難時刻;

幸運的話,
也許能在有生之年 親眼目睹自己理想的實現,
然而,更多的是,
直至死時,仍掛念理想、期待它得以於未來時光被人承繼、落實的英靈;

如果沒有相當的覺悟,
就不要輕易脫口說出 自己是堅持理想、為理想奮鬥的人,
說得更嚴厲一點,這種事情 不是自己說了就能算數的,

也不要把「堅持理想、為理想奮鬥」,
只當成標榜自己是理想主義者的嘴砲或口號,
與其回憶、標榜自己 在十幾年前也曾為了關懷弱勢的理想而奮鬥,
不如好好面對、正視 現時種種百鬼夜行到讓人要吐血的離譜狀況,好好解決它!

創作者介紹

ON YOUR MARK

akiyam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