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世間未許強權在,勇士當為義鬥爭。」
─ From: 賴和‧詩作〈吾人〉

「死去的人啊,
請飽含著憤怒繼續活在我們中間吧!
請在怯懦地活著的我們中間繼續燃起怒火吧!」
─ From: 大江健三郎‧《沖繩札記》〈序章〉,頁12



和阿母阿爸講好的宜蘭二天一夜行,
終於在週一成行出發,一整天衝完宵想已久的宜蘭傳藝中心,
還有,阿母從兩年前就推薦不斷,結果當天竟然慘烈演變成
讓我們全家三人從頭幹譙無揆馬囧到尾的松羅步道
──詳情待補完── 來到超溫馨可愛的民宿後,
阿母、阿爸在吃完晚餐,去民宿前院散步過後,
就呈現關機休眠狀態、早早仆床,
於是,俺只好抱著外套,還有
大江健三郎《沖繩札記》
跑到民宿前廊有整面玻璃窗露台的位置,窩著看書 這樣;

沒想到…
在那樣溫馨安靜的場地、夜空下,
卻是讓我讀到目前為止,最為憤怒、哀傷的段落。
而那股既憤怒又哀傷的情緒,又在今晚返抵家中,
看到苗栗大埔那則新聞以後,又熊熊爆衝燃起,
除了憤怒與哀傷之外,又更多了對自己的質疑或懊悔 這樣的情緒;

在整理好頭緒之前,
決定先把 大江健三郎 的那幾段文字,摘要如下、做個草稿記錄。

我所提到的 大江健三郎的那幾段文字,
是出自 《沖繩札記》一書
第二章〈八重山民謠志〉,其中第50─59頁部分。
所描寫的背景狀況,大約是 沖繩於二次大戰以後,
於日美/美日安保條約的拘束下,成為美軍基地,
美軍的核子潛艇並於沖繩週遭海域巡迴、演習,
而核潛艇所漏出的核廢料及廢水,因而 污染了沖繩海域內的魚蝦貝類,
以海域內的魚獲作為主要蛋白質來源之一的沖繩居民,
並因為食用到受汙染的魚類、貝類,而產生身體上的病變;
然而,美方就沖繩人民病變一事的調查報告,
卻否認了核廢料/廢水是導致病變的因素,
位處日本本島的日本政府,亦屈服於安保條約下的壓力,
而未對於該項調查報告,再提出質疑…

文字摘要如下 ──

你們能做什麼呢?這可是比你們的島嶼還要龐大的怪物。
拆掉迷彩網,怪物就露出來了。
你們只有去習慣它。
唉,你們要是不知道就好了,不是嗎?諸位小人國子民!?
態度強硬的格列佛說道。這種同等強硬的態度在沖繩的確被不斷重複。(頁 50)


在那霸軍港工作的潛水夫控訴身體發生了異常。
受到鈷六十汙染的淤泥被反覆選取採樣,
將汙染帶進並蓄積於人體的羅非魚和紫貝證實了淤泥的汙染……
…撞到絕壁上的腦袋僅僅驚恐地意識到:
正因為沖繩民眾不具備核潛艇入港的能力,
港口淤泥汙染和魚貝類對鈷六十的蓄積態勢就只能繼續
……
你們看清了讓自己不安和恐懼的物件了吧。但因此又能怎樣?
嘲弄的聲音或許會不斷縈繞在撞到絕壁的腦袋中。
原本就沒打算去將迷彩網下的怪物打倒在地,為什麼還要特意去剝掉迷彩網?
屢屢撞到絕壁的腦袋裡沉澱些什麼?
與鈷六十汙染相比,那難以消除的沉澱是什麼?(頁 52-53)


當曖昧、含糊的語言加以暗示的本質清晰彰顯的時候,
就只有吃驚、憤怒,就只能朝著絕壁上撞得頭破血流
── 還有其他模式比這種認識更能將人引向瘋狂的絕望嗎?
不允許自己陷入瘋狂的強韌精神讓憤怒在內心凝固,
而凝固了的憤怒很難化作語言。
那麼,
怎樣才能夠把積壓的憤怒傳達給那些並沒有像我們那樣、
激憤地將腦袋撞向曾經撞中我們腦袋的壁壘的人呢?
(頁 54)

創作者介紹

ON YOUR MARK

akiyam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