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週四,有驚無險地擔當完成報告引言人後,
大概是見識到正統法研所報告討論時,大家反應靈敏、迅速的程度,
而再度意識到自己的薄弱以及與他人間的差距;
再加上,當天又一時衝(ㄋㄠˇ)動(ㄘㄢˊ),
答應熊伯要在兩週內把日文函授課程通通完食,
導致這兩週每天都宅在大黑NB前面狂衝光碟課程,

然後,
自我厭惡感變得一天比一天還重的狀況,
又這樣默默冒出來 ~ (攤手)

連週末去看醫生時,腦殘白癡的香蕉王橋段,
都懶得打出來一下 這樣… 囧rz

然而,

這款沉悶低潮到連暴走都沒力的狀態,
竟然也是在週四(昨天),一鼓作氣被逆轉回來 ──

嗯、所以,
來把比玩G5重力設施還要刺激的這兩週 筆記一下後,
俺就要來為11月的出陣作衝刺了。


I.「請把香蕉放進妳/你的鼻孔裡。」

嘛,就在先後收到 子遙和終學妹傳來的
香蕉王獨角獸舌頭 msn符號的幾天後,
因為鼻子過敏嚴重,又跑去附近的家庭診所看診,

從耳鼻喉診療椅上下來後,
醫生認真地開始解說過敏的狀況和原因,
說著說著,他提到了 因為長期過敏的緣故,
我右鼻腔內的鼻莢腫大,以致每次鼻塞症狀都特別嚴重 這件事──

「…像這種鼻莢腫大的狀況,」
醫生大叔一邊key病歷、處方單,
一邊轉過頭來,表情和藹地說著:

「我們會建議病患,可以考慮嘗試──」


把香蕉放進妳/你的鼻孔裡裡裡裡裡~~~~~


就在醫生語氣停頓的那短短一瞬間,

這句話,

宛如彗星劃過夜空還是什麼英靈降臨之類的燦爛畫面般,
在俺的腦內,以驚人的爆破聲量、蕩氣迴腸地響起 …


而前幾天中午,
在大西洋彼端的小孟,被俺強迫推銷了
香蕉王和獨角獸舌頭的msn符號 之後,
msn通訊上,語氣沉痛萬分的那句:

「副長!妳糟糕掉了!」

也隨後跟著顱內運轉、replay不斷。


嗯,其實,
醫生只是要推薦使用 鼻腔內噴劑 而已 … =v=bbb



II. “Chinese Democracy” x “We weren’t Born to Follow”

去年,
Guns n’ Roses(槍與玫瑰)的最新作品 Chinese Democracy
被台灣官方代理翻譯成與原意差距甚大的 「民主大中國」後,
台灣饒舌新銳創作者兼英語寫作教師‧張睿詮
曾經針對該作品的漢文翻譯錯誤,寫了這篇文章:

「民主大中國?」
(http://www.libertytimes.com.tw/2009/new/jun/19/today-o2.htm)


(← 該文另有裏頁暴走版 XD,在這邊:
http://blog.roodo.com/changjuichuan/archives/9219851.html)

作為回應、評論;

Chinese Democracy台壓發行後,過了快一年,
上週在報上讀到了,Bon Jovi (邦喬飛) 的最新主打作品MV中,
剪入了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時的「坦克人」畫面,
團員們也對於這支MV將會遭到中國政府全面封鎖禁播的狀況,
有所覺悟、決心 的消息,
而該篇報導中僅寫出了 Bon Jovi該首作品
由官方代理商發表的漢文譯名:「天生領袖」

當天午餐時,
很幸運地就在MTV頻道看到Bon Jovi那支MV大首播,
只是,MV所呈現出的影像畫面

──不管是坦克人、黑人民運鬥士‧金恩的演講、
柏林圍牆倒塌,還是、最近的環保或民權社運團體示威等等畫面 ──

以及,單曲歌詞所呈現的內容涵義,
兩者都實在很難讓人聯想到「領袖」之類的東西… 囧rz

直到MV尾聲,看到這首作品的原文曲名

“We weren’t Born to Follow”
( 拙譯:「天生反骨」 )

才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,

原來、這就是…

暨「民主大中國」後,
環X音樂再度展現超嚇人翻譯能力!(拇指)(喂!!?)

這到底是為什麼會翻譯成 「天生領袖」 啊!?環X!!?


因為整個莫名火大到
只想拿著作權法第17條來婊這個翻譯的緣故,
竟然意外挖到了可能的論文梗 ──

本來,是很開心地這樣想的。

但是,昨天,
聽著熊伯首都大學班同學的報告及討論時,
坐在教室角落側的俺,又開始莫名沮喪,
腦內一邊默默浮出 耑仔之前傳過來的這張圖片:



nan.jpg 



下課後,
和熊伯、學妹及同學們,走在去吃午餐的路上時,
還是決定不要把這個發想來源
既蠢又糟糕到爆炸(← 只是為了婊環X)的議題,拿出來談;

然而,才入座沒多久,
熊伯就趁著同學們不在位置上的空檔,
帶著呵呵呵恐怖慈祥和藹笑容,
把某未來大法官同學傳給他、
報告說即將要提出論文大綱口試的簡訊,拿給我看 ……


「◢▆▅▄掐╰(〒皿〒)╯理▄▅▇◣

這不就是…
不管怎樣俺都得把那個糟糕到不行的梗,攤出來跟老師談了嘛!!!」


結果 ──

邊吃飯邊硬著頭皮講出來的這個問題,
不但沒有被同桌的學妹、同學們認為是個很遜的問題
(← 這極可能是大家都太善良客氣了…),
熊伯也解說了這個梗還會再牽連到的問題,
說不如就從這個主題開始下手、Start我的論文 …

雖然被這樣的轉折,
嚇到差點把味噌湯從鼻孔裡噴出來,
但、同時,拎北也超想學廣伸隊長跳上公車、大叫

「OH YEAHHHHHH~!!!!!」 的啊啊啊啊啊啊~~~




這次是真的可以掐卡掐卡的START了啊啊啊~!!!
11月!不要跑!!!



III. 《宛如飛翔》卷四 x《燃燒的劍》中場筆記

週四下午,趁亂偷懶了一下,
把進度停滯許久的《宛如飛翔》第四卷、《燃燒的劍》,各讀了一節,
分別讀到了
西鄉於薩南設立私學校,板垣開始著手民選議會設置運動(《宛如飛翔》),
以及,伊東甲子太郎加入新選組、土方歲三整個火大不爽(《燃燒的劍》) 的段落。


有趣的是,
這兩個段落的 對比/對立感 頗強烈:

前者(《宛如》)的情節中,
下野的 板垣退助,希冀實踐所相信的「自由民權」信念/理念,
正著手推動日本國民選議會的設置,
縱使,當時的日本社會是
處在才剛破除、顛覆了封建階級制度,
一般民眾還未建立任何權利意識,還不知道自己能夠主張什麼權利
能要求國家政府為個人做什麼、為個人提供如何的保障及福利的 環境/狀態,

板垣退助,這位先生,
卻已經決定要將民選議會這項新建制,引入當時的日本社會;

後者(《燃燒》)的情節中,
有別於 板垣 開明前衛到近乎激進地
要將自由民權及民選議這類,對當時日本一般庶民而言,
極為嶄新、難以想像的思想及建置,引入國內的舉動,

司馬遼太郎筆下,面對伊東入隊在即的 土方
則是為了將隨著伊東入隊而被引入新選組內的新思想,
感到疑慮而採取防範,進而肅清的強硬態度;
而於稍後的段落中,司馬更進一步描述了,
土方基於鞏固、維繫新選組這個組織/集團的立場,
而認為 「思想」是這個組織所不必要的,甚至、是應予防備之事。


兩部小說、兩段情節中,所描述出的
板垣退助 與 土方歲三 二人,對於(新)思想/理念的不同態度,
讓我想起了,在中學時讀司馬短篇《櫻田門外之變》,
到今年看了NHK大河劇《篤姬》櫻田門外之變那回 以後,
對於幕臣‧井伊直弼 這個人物印象的改變 ──

簡言之,
中學剛讀完《櫻田門外之變》後,
只會覺得井伊是死了活該、暴政必亡的典型 (← 幼稚的正義感)

然而,NHK《篤姬》〈櫻田門外之變〉那回中,
井伊與篤姬在茶間對談的那幕,
卻讓我理解到 自己中學時的感想或評價方式,
對於過往的各色人物是有多麼不公平或殘忍:

井伊直弼,這個人,
生來即註定只能作為 德川幕府的臣子,
從小到大,所經歷過的教育、磨練,
大概都是在灌輸他 身為幕臣之義理,
以及,應為德川家效力的種種義務、責任,

他承繼、相信了那樣一套系統的思維,

而他所身處的那個時代環境,
訊息來源稀少封閉,訊息傳遞緩慢、窒礙甚多,
然後,很不幸地,他也沒有遇到
能夠讓另一套思維或新思想,去影響或震動到 他 的那種機緣或運氣,


他很盡責、頑固且強硬地貫徹了
他所認定、信仰的那套職責/價值,而終結了他的一生 ──


「那麼封閉的社會環境…
要期待他(井伊)能夠自己改變想法、變得開明
── 尤其是那麼固執又有一點年紀的人── 恐怕太過苛求了,
如果沒有遇到讓他的想法、思維習慣,被衝擊到的事件或機會,
(處在那樣的時空背景下)要能改變想法,是很困難的。」

「… 能夠這樣固守原則、盡好自己的責任本分,
這樣過了一生的人,其實就很值得稱讚了吧。」



播出〈櫻田門外〉那回的晚上,
看著電視上,中村梅雀 演繹的 井伊直弼,被一群浪士砍掛在大雪中,
明明也很固執的阿爸,有點感傷但很認真的 這麼討論了起來。


以同樣的角度,來看 土方歲三 的話 ──

土方對於「思想」的防備、敵視,甚至是高壓肅清的態度,
還是整個讓拎北反感、火大到了極點
(馬的!俳句作那麼爛就算了,連基本人權都不懂!!
你還是被砲擊到津輕海峽去餵魚好了!!!◢▆▅▄混╰(〒皿〒)╯帳▄▅▇◣),

然而,土方這個人,
確實是堅守著自己所肯定的原則,
貫徹而盡責地活到了生命的終點,
這樣的性格,的確是很難讓人責難得下去吧… (抓頭)


也就是因為這樣,每次讀到wiki條目上寫到,
土方為了替近藤求情、免於斬首,
而前往拜會 勝海舟 的這段佚事時,

「◢▆▅▄混╰(〒皿〒)╯帳▄▅▇◣你們為什麼不早個幾年會面啊啊啊啊啊~!!!?」

總是忍不住想大叫這句話!

那段佚事總讓我聯想到
司馬遼太郎‧《坂本龍馬/龍馬行》中,龍馬初會勝海舟的那段情節:

龍馬是為了殺海舟,而前去海舟府邸,
見到龍馬的勝海舟,也大略猜到了龍馬的來意,
然而,他卻帶著大叔般的笑容 向龍馬說:

「啊,反正你是要來殺我的,
那在殺我之前,就先聽我說說話、可以吧?」

龍馬頓了一下,憨憨地點點頭,

然後…

海舟這個奸詐聰明又愛才的阿伯,
就端出自己書房內的地球儀,開始跟龍馬講起
當時歐美諸國的事情,以及,日本與西方各國間的情勢 這樣…

於是,龍馬就這樣被海舟阿伯拐走的想法所打動,
當場成為勝海舟的門生,順便兼任他的保鑣護法 這樣 ~ (攤手)


海舟阿伯 在許多作品中,
多是這款親切好頭腦阿伯,
和人談話、交涉的手腕高明,而能將自己的想法柔軟傳達給對立一方的模樣,

所以… 明明知道在回顧歷史時,
說如果是毫無助益的蠢事,還是會忍不住 想說,

如果,

再早個幾年、在勝沼之戰發生或是上京都之前,

土方 能夠有著像龍馬一般的緣分,
能夠像龍馬一樣地,好好跟海舟碰上一面就好了啊!

說不定連俳句都會因為認識了海舟而變好啊啊啊啊啊啊~!!!!!(喂!?)


可惡!
拎北本來是要介紹板垣退助林獻堂「台灣議會請願運動」的,
為什麼後來通通變成別的東西了!? OTL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kiyamaj 的頭像
akiyamaj

ON YOUR MARK

akiyama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