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幾週,
意外(?)被人帶去糖果山、摔進薄櫻鬼土方坑爬不出來後,
高中時,讀中文盜印版司馬遼太郎‧《燃燒之劍》
(《燃えよ剣》,又譯:《燃燒吧!劍》)、快10年前的模糊記憶,
也跟著挾疾風怒濤、惡鬼討債之勢,從大腦裡整個翻出來 …

在和小明、小終說起《燃燒之劍》中的幾個橋段後,
總覺得不把那幾個梗抓出來、好好吐槽一下
土方歲三這個人物/角色,實在對不起控了土方這傢伙快10年、
現在又還是不長進地摔坑摔回去的 拎北自己(喂!?);

此外,
週四去旁聽熊伯在三峽首都大學的專題,
熊伯照例在第一堂課,向學生們做了場熱血又熱身的開學演講
(← 雖然,熊伯總是很含蓄的說,自己只是在講些五四三的 XD)

課堂中,
他也再次提起了 閱讀傳記或歷史小說,
從中尋覓自己所認同、所想要追趕的典範人物,
並且,以作為典範人物的轉世來期許、要求自身,
實踐自己於那些典範身上,學到的信念或理想。

每每聽到熊伯講起這段,
總是會對自己能在中學時期,讀到呂理州的《明治維新》
進而沒完沒了地去找幕末人物的小說來閱讀 這樣的過程,
感到開心或慶幸

──雖然,在大學的那四年,
我曾經一度以為,要讓自己的想法有所改變、更新或擴大,
就應該要迴避過去那些曾經吸引我的書籍或人物。

然而,
那些事物會毫不保留地跟在自己身邊,
並且,與新獲得的想法、信念,互相激盪、作用,
那些事物,是怎麼也不可能割捨、說不要就不要的。:) ──

於是,
也想藉著這篇糟糕吐槽文的書寫,
一併向那些,於少年時期在圖書室或他人借閱來的書籍中結識,
深刻地打動、戳中我,讓我不致於迷惘徬徨得太過分的
幾位幕末時期的人物及小說撰寫作家,還有,
總是縱容、容忍我到處看東看西的家人,表示一點點的謝意,
也回顧反省一下,自己閱讀的過程。 (抓頭)

以下是本文。 (拇指)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《◢▆▅▄ 副╰(〒皿〒)╯長 ▄▅▇◣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梅花不管再怎麼開都不會變成美乃滋的啊啊啊!!!》



撇開薄櫻鬼與《燃燒之劍》兩部作品於描繪上相當一致的,
土方在新選組內秀逸的暴政彈壓領導統御、
戰場上或執勤時跟人PK,還是、派系斡旋之類等等等硬派場合中,
決斷明快、武勇懾人、氣魄凜然、可信賴度破表的超正面真男人模樣,
以及,那本 已經被《燃燒之劍》中的總司,
與其後諸多漫畫、遊戲狠狠吐槽、修理、惡戳到一種慘烈境地
大家都知道它真的很糟糕《豐玉發句集》
這幾項共同點不論,

但、

常常被很有學問地稱為私領域其實就是 情愛戀心的這類柔和場景中,
兩部作品內的土方 一比較下來,
這傢伙土方歲三能被抓來吐槽靠北的地方
實在是到了一種不知道該說是
讓人痛快開心(?),還是、應該要效法某前秘書長放聲咆哮(!?)
◢▆▅▄拜╰(〒皿〒)╯託▄▅▇◣ 的驚悚程度,


鄉親!
薄櫻鬼的土方 和 《燃燒之劍》的土方,
這兩隻根本是不一樣的東西啊啊啊啊啊~!!!!! OTL


相較於薄櫻鬼中,
傲嬌彆扭得跟個笨蛋一樣,
關鍵時的幾句話,卻說得靦腆、誠意深厚,
讓拎北腦內吉田兄弟‧《冬之櫻 Fuyu no Sakura》BGM重播不斷的 土方,





司馬遼太郎‧《燃燒之劍》中的土方,
不知道是司馬阿伯考究徹底、筆風寫實
(亦即,很不幸的,史實上的這傢伙就是這款人?),
還是早年的中文翻譯出了什麼問題之類的緣故,

直到現在,

每當回想起,小說中,
土方歲三和他閃光‧阿雪小姐
一起放這要近藤局長情何以堪的巨大閃光,
情話綿綿靠北喃喃述說個沒完,
而且當那堆情話通通都是土方開口說的段落時 …

那種背脊一整支冷掉的恐怖感,就跟

看到Giroro伍長穿著可愛兔耳萌萌裝朝著面前直直衝過來、

然後會想要抄起木屐一擊必殺給他死的感覺 是‧一‧樣‧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~!!!!!


◢▆▅▄混╰(〒皿〒)╯帳▄▅▇◣
這才不是薄櫻鬼的土方!!!(掀桌)



其中,最恐怖驚悚經典的場景,
是在小說末段,土方前赴命中最後一場戰役‧箱館戰爭的前一天,
他託人找了一間小宅邸,將阿雪接來北海道,
二人共度一日,以此訣別的哀淒段落;

小說10年前讀完就還人了,
當時也沒想到要做筆記,沒辦法原文照引,
這邊就先試著描寫看看那個段落,大家就請忍耐看一下吧!
真是歹勢… OTL

(P.S:想要閱讀日文原版的各位,
可以在國家圖書館本館6樓的日、韓文典藏室
或是,國立台灣大學圖書館本館找到《燃えよ剣》哩~
台大圖書館內,連司馬遼太郎描寫松本良順醫生的
《蝴蝶夢 / 胡蝶夢》也有收藏啊!)

嗯、然後,
之前聽過口述的小明、小終,
不想再被驚嚇一次的話,請趕快摀眼避難去啊~(拇指) ──



北國的天候陰寒,即使時節已是春末,空氣仍然冷冽。

推開通往屋外的紙格門,
空蕩蕩的庭園內,石砌的小徑踏階 散亂雜覆著斑斑青苔,
樹木、若草、融雪後泥土的濕潤氣息,卻是清爽怡人,

換上台階前的木屐,
心緒雀躍卻也牽掛哀傷的 阿雪,
步伐小心地散散漫步、瀏賞眼前的景色 ──

「咦!?」

稍一閃神,她卻失足踩空。

行將絆倒落地之際,身後卻被人有力地一把撐扶起。

側轉過頭、看著,
是稍後隨著來到庭院的 土方,抱住了自己 ……

相聚的時刻,短暫絢爛、轉瞬即逝,
明日晨時、分別以後,也許、再也無法相見。

兩人凝視無語,

只是靜默沉遠地彼此相擁、親吻。


良久,

土方才稍稍鬆開了手,
低頭看著臂懷中,面容越顯蒼白悲淒的阿雪,

難得地微微一笑,
他壓低了聲調,喃喃向懷中的阿雪 說著:

「妳的嘴唇好甜。」



──

………同學,
你知不知道自己說了多恐怖的一句話嘎吼吼吼吼吼!!!!?

 ◢▆▅▄核╰(〒皿〒)╯爆▄▅▇◣


小說讀到
「妳嘴唇好甜」 這句對白出現時,
之前跟著司馬阿伯行筆到此、營造得慘烈悲壯到不行的氣氛布線,
而讓俺超想咆哮大吼「你不要死啊啊啊啊啊!!!」之類的情緒,

整個就被這句無敵(!?)對白,瞬間逆轉成

你這愛賣弄的混帳、

趕快被阿姆斯壯砲給轟到津輕海峽去吧!!!!!!

這款暴走去死的狀態。(攤手)


嘛,既然《燃燒之劍》那個恐怖到不行的部分,
已經安然寫完而沒有暴走掉,那就順便再戳一下下《豐玉發句集》 這部分(喂!) ──

以古非今、以今非古,
由於忽略了當下環境的種種相對條件及侷限,
因而,這兩者均是在討論及評價歷史事件、場景或人物時,
應該避免的立場及錯誤方法,

但是,

當看到《豐玉發句集》中的這句:

『裏表 なきは君子の 扇かな』

以及,這句的註解:
「土方有機會得以見到天皇御賜的扇子,而這面扇子的正反面都是相同的,
土方由此重新認識到了天皇的心是表裡如一的,因而對天皇更為忠誠。」

…………
拎北實在是很想丟傅柯的《治理權》導讀
給這個、竟然就這樣對天皇、將軍這種東西(喂!!!?)
忠誠到那個樣子,連要被賣了都不知道的這個笨蛋,
好好地讀一讀啊啊啊…… OTL




這邊決定用影集
《約翰‧亞當斯 JOHN ADAMS》主題音樂,作為分隔用BGM,
最初,純粹是因為這首和吉田兄弟的《冬之櫻》,
是寫這篇時聽了最有感覺的音樂 這樣;

只是,
週一晚上看了《約翰‧亞當斯 JOHN ADAMS》幕後特輯,
擔任影集監製人之一的湯姆漢克 Tom Hanks
被問及製作這部影集的緣起動機時,

他說,

他希望藉由描述
約翰‧亞當斯 John Adams 這位擁有堅定信念,
從最初為涉入波士頓大屠殺的英國軍官辯護,
參加大陸會議並於會議中與諸君斡旋,促成獨立宣言的起草、通過,
乃至成為美國第二任總統的各個階段、過程中,
都能保守堅持自己篤信的價值,並努力予以實踐的理想主義者,
向過往及現在亦是懷抱堅定信念、
面對挑戰並堅持實踐的 理想主義者們致意 ──

聽完湯姆漢克這段,
當下就決定非用這首OP作BGM不可!


從坂本龍馬、勝海舟、大久保利通、西鄉隆盛,
到新選組內的土方歲三,以及,
在看了NHK《篤姬》後,對之重新改觀的井伊直弼,

再到大學以後,才知道而加入名單內的
W‧B‧葉慈(W.B. Yeats)、麥可‧柯林斯(Michael Collins)、
卡爾‧雅斯培(Karl Jasper)、恩內斯托‧切‧格瓦拉(Ernesto Che Guevara)、蔡瑞月

還有、絕對不可以忘記的,
藍博洲《幌馬車之歌》系列作品中的每一位人格者…

這一串連阿母都忍不住要吐槽說:
「妳守備範圍也太廣了。(指)」(喂!) 的各個人物,

共同點大概就在於,
一旦找到了自己認為可行、值得堅持的信念/理念後,
就真的會卯起來要實踐到底的蠻幹毅力,
即使是被誤解、被迫害,還是、
從一開頭就注定會死得很難看了,也沒有怨言,
更沒可能像某前任署長動不動就淚目述說自己有多委屈這樣。

這是落落長回顧後的結論。

希望,不對,
是拎北也要好好逼迫自己鍛鍊、實踐這些部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kiyamaj 的頭像
akiyamaj

ON YOUR MARK

akiyama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