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師:

8月23日,接到老師離去的通知後,
反覆猶豫了幾天,總算動手寫下給老師的這一封信。

猶豫的原因,一部分是
質疑當下的自己,還不能有效地節制、掌控情緒,
以致寫下情感氾濫卻誠懇坦率不足的懷想;
更大的一部分,則是因為
幾天來所回想起的、與老師您習劍時的往事,
都是開心、有趣,甚至近乎無厘頭搞笑的記憶片段,
在這樣衝突的情境下,反而讓我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語調來起頭、開口才好。


一直記得,
學妹們要升上高三,而我準備進入大學的那年夏末:

中秋前夕的練習時,大家帶了兩箱文旦給老師作賀禮兼束脩,
當時,我們以為您仍然駕駛那台年歲已高,
性能卻依舊耐用耐操勞的白色HONDA,往返道館與家中,
練習結束後,也沒再確認您的通勤方式,便離開了道館 ──

老師您大概不知道,

十多分鐘後,

當您頭戴著米白漁夫帽,
兩手各拎著一箱文旦、肩上揹著居合刀與背袋,
緩緩步行向公車站牌的身影,出現在馬路彼端的瞬間,
正在馬路另一端便利商店內的我們,
永遠也忘不了當時又驚又囧又抱歉的懊惱心情,
而老師悠然行走的身形,也自此成為大家心中難以忘懷的景象之一;

一週後的練習時,
您沒有責怪我們的粗心大意,
也沒向我們提起任何有關通勤方式改變的事,
只是一如往常,面色溫和地看著我們練習、指正動作,
在練習結束以後,帶著大家向道場及彼此行禮,
而後,笑笑地跟大家說再見、解散回家。

離開文林道館以後,持續至今的求學過程中,
也遇到了許多於各自的專業領域有所成就的師者、長輩及前輩,
並且受到她/他們的指導、教學,

然而,

像老師您一般,
不為身分、段位、權勢或輩份這樣的外在形式所拘束,
面對學生、後輩,總是親切平易、懷抱寬宏大度的長者,卻是好難再遇見。


人們總是說,
少年時所擁有的種種堅持原則或率直性情,
終會隨著歲月流轉而逐漸遺忘或逝去,

但是,

這幾天來,每當回想起
老師您指導我們練習,或是與我們閒談時的坦率神情模樣,
我就又有了質疑、挑戰前述那段話的勇氣與衝動 ──

老師,

您誠懇寬厚、平易近人的待人態度,
是我心中最重要的典範及最不能遺忘的功課,

也是我心中,絕對不會讓它受到動搖的事物。


老師,謝謝您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kiyamaj 的頭像
akiyamaj

ON YOUR MARK

akiyama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