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所謂的元勳,不過是活下來的一羣人罷了。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─ From: 司馬遼太郎‧〈逃命小五郎〉《幕末》



「…我們所得以立足存在的當下,
是奠定於無數先人的血跡及屍骨之上。」

幾年前,在HBO看到《魔戒》的幕後特輯時,
總覺得編劇小組的這句感想,說得太過殘酷嚴重,

直到大三、大四,
陸續聽了劉大的刑事訴訟法和司法書狀實務,
而每每談到釋字第582解釋或講解修正後的證據法則時,
劉大也總免不了 要一再以王迎先、蘇建和等幾位冤者的案例,
作為開頭、再切入課程內容的習慣,

以及,

更往後一點的日子,
在公視紀錄觀點,看了《和平風暴》紀錄片後,

才得以體會那句話的涵意,
而明白編劇的那段感想,並不是句誇大渲染的漂亮話,

也稍微能理解,幾位老師
為什麼會像是怕大家不記得一樣地
一再提起那幾件 聽到都已經忘不掉的事例 …

那應該是,
對於過往犧牲者的憑弔、紀念與致意 ──

對於當下、現仍存活得好好的 我們,能夠以
她們/他們 所失去的性命、人身自由、個人榮譽或其他等等的犧牲,
而發現現存制度的缺失,或是 拓展出新的醫學技術等等,
以改善現存社會中,每個個人現狀 的 種種成就,
向其表達感謝及懷念之意 ──


生者,之所以能得到
眾人的褒揚讚美,獲致猶如古時元勳侯爵般的榮耀,

除了因其本身的努力及能力 以外,

很大的一部分,

亦是因其仍存活於世間,
而擁有能夠就過往已逝者所遺留的種種經歷體會,
繼續進行整理、分析或研究,進而將之拓展為 嶄新知識成就的福分與機會,

也就是說,

一切的榮耀及褒揚,實非應由生者全攬 …










嘛,這就是為什麼

前幾天,正在日內瓦出差的某署長,在記者會上,
對於SARS期間的那段發言,會讓俺一整個靠北到掀桌的原因 ~(攤手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kiyamaj 的頭像
akiyamaj

ON YOUR MARK

akiyama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